XOVER杂食脑洞集散地

All writers write about themselves — that's inevitable. You put in your basic values, your views on politics and popular culture, the way you think about other people. It's really hard to have a main character with whom you don't share these things.

Out of Time(一发完结小甜饼)

给这次魔都521PARTY的场刊。解禁了放出来。

不过,相比于AU,这篇更应该归为OXVER或者半AU。感谢主办方允许我暗搓搓的夹带奇怪的私货2333333333。



起初,这家店并没有引起Bucky的注意。它看上去并不起眼,店里的灯光也不像其他店铺那样恨不得亮瞎所有人的眼睛。窗户里透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柔和,窗边错落有致的展示着一些古董家具,深褐色的、带着些许划痕的家具似乎凝固了时光,让这家店里的时间走得比别处都慢了一些。Bucky抬起头,瞥见了一眼商店的招牌。木制的招牌上没有什么过于花哨的装饰,只是简单明了地写了一行字:“亚伯的古董店”。Bucky侧过头往玻璃窗里看了一眼,瞥见一个人正站在架子上,擦拭着一个木制相框,从他的腰侧,隐约能看到玻璃板下压着的老旧海报。

Bucky收回目光,继续朝前走着。他想去街口的报亭买份杂志,之前对Steve的采访应该已经刊登了,Bucky迫切地想知道这一次的记者们又胡扯八道了些什么。

Steve从不阻拦Bucky单独外出,他永远都是像今天这样,点点头,提醒Bucky带好通讯设备(有时候是手机,有时候是Stark发明的什么古怪玩意儿)。但Bucky知道,Steve并非如他所展示的那样洒脱,当自己离开的时候,他的肩膀会忽然僵硬,手臂也会不着痕迹地抬高几厘米;只有等自己再次走进家门,他紧绷的肌肉才会放松,环绕在他身边的紧张的气氛也才重新轻松起来。

这样的Steve会让Bucky不合时宜地想到猫和它们身上竖起的、只因为自己的到来才会放下的毛。这种时候,他总是很想伸出手去,摸摸Steve的脑袋,将他梳好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

但他从未真的这么做过。他隐约记得这是小时候常做的事情,却记不起究竟何时起他们才停止这种幼稚的把戏,这段碎片式的记忆摸不到头也看不到尾,像Steve那撮倔强的头发一样,孤零零地竖在Bucky记忆的角落里。

他忍不住又瞟了一眼古董店的橱窗,站在架子上的人弯下了腰,那张旧海报的顶端越过那人的头顶,映入Bucky的眼底。泛黄的底色看着分外眼熟,翻搅着Bucky记忆的深处。他不由停了下来,后退了几步,在古董店的门口站定。

古董店的大门虚掩着,像是女孩儿半张着的涂了口红的嘴唇,诱惑着过往的行人。

站在架子上的人听到门口铃铛的响动,转过头,看着立在门口的Bucky。“啊,稍等。”他一边抬手挥了挥,一边开始往下爬,弄得架子一阵摇晃。

Bucky急忙跑过去,扶住架子。此时他才注意到,店主是一位有些年纪的老人,褐色的头发里夹杂着一些白色。还差几阶的时候,老 人用力往下一跳,稳当当地站在地面上。

“看中什么了吗?”老人收好梯子,热情地招呼着,声音里带着和年龄不相称的精神和活力,让店里凝滞的时光一下子流动了起来。

Bucky没有回答,只是仰着头,看着那张海报。此刻,海报的全貌显露在Bucky的眼前,相框里,Steve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伸出的手指正指着Bucky的鼻尖,海报下方那行大写的I WANT YOU仿佛尖叫着一些Bucky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秘密。

“哦,这张海报啊,”老人笑了起来,“你想要的话我可以便宜卖给你。海报本身的确是二战时期的真货,这个我可以保证,不过上面的签名是仿造的,如果你注意看Rogers最后的那个s,就会发现它的笔画并不像美国队长真正的签名那样顺畅,线条有点儿抖。”

顺着老人话,Bucky凑上前去,伸着脖子仔细看了看那个签名,玻璃板的反光在签名的上方闪烁,更清晰的衬出了那个s弯弯曲曲的线条和最后飞起来的收尾。

“那是只是因为他手抖了一下。”Bucky脱口而出,声音低得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嘟囔了些什么,但这句话却还是吓了他一跳。他的语气带着出乎意料的坚定,好像他当时就站在Steve身边,看着Steve签下这个名字。


那是他和其他人被Steve救回来的第二天。当Bucky从战地医院检查完身体回来的时候,发现Steve的帐篷门口挤满了穿着短裙的姑娘们,她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抱着一卷海报,叽叽喳喳的和身边的同伴交谈着。过了一会儿,一个姑娘笑嘻嘻的从Steve的帐篷钻出来,冲着还等在外面的同伴们眨眨眼睛,小跑着离开了。

“这是在……干什么?”Bucky拍了拍排在队尾的姑娘。姑娘留着褐色的卷发,眼睛是好看的绿色,在阳光下闪着光。

“哦,Steve要离开了,大家都想找他签个名,”姑娘转过头,仔细打量了Bucky一番,“你是……Barnes中士,对吗?很高兴认识你。”

“你可以叫我Bucky,Miss……”Bucky抬手碰了碰帽檐,也朝着姑娘微微一笑。

“Zoe,”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抱着的海报,“我本以为这个时间来应该没有人什么了,没想到队伍还是这么长。不过……”她说着,一下子笑了起来,“的确团里面有很多姑娘都很喜欢他。毕竟,他对我们都特别好。”

Zoe的笑容让Bucky的心里鼓胀起来,他喜欢听到别人说Steve好,小的时候有人随口说了一句Steve眼睛好看,他都会躲在被窝里乐一整个晚上。“是啊,他是个特别好的人。”他压抑着冲到嗓子眼的雀跃,故作平静地回应道。一边抬起头,越过前面姑娘们的肩膀,看着即将被淹没的Steve。

Steve没有桌子,只好把姑娘们递给他的海报垫放在木箱子上,弯着腰,一张接着一张地签名。姑娘们一个个说着自己的名字,他就认真的在海报上写上“给Beth”,“给Anne”,“给Grace”,偶尔抬起头,和姑娘确认一下究竟是K还是C。

帐篷里很暗,Bucky只能隐约看到Steve的头顶,看到偶尔在胳膊和袖子之间露出的金发。但他能想象出来Steve脸上的表情,认真的带着微笑的表情。

“Steve对每个人都很好,很体贴,像个真正的绅士。”得到了Bucky的应和,Zoe更加开心地说道,“而且他很尊重我们,不像……”Zoe看了一眼Bucky,吐了一下舌头,“我绝对不是针对你或者别的什么人,但是……有时候,我们去军营的时候,大兵们也不是……很友好。我相信很多人也不是故意的。”她急忙补充了一句,“但总是有些举动让姑娘们不舒服。有的时候他们会跑到我们这儿来,一般都是Steve把他们挡回去。”她说着故意压低了自己声音,“不,Helen在休息,请你离开。”

Bucky哈哈大笑,Zoe的表演惟妙惟肖,皱起的眉头,低沉的嗓音,攥起的拳头,都像极了他熟知的那个Steve。“他的确是那种人。从小就这样,看不过去的事情总是想管一管。”

Zoe点点头:“是啊。开始的时候,我们还以为是因为他喜欢哪个姑娘,后来才意识到,他真的只是想保护我们,就这么简单。”

她正说着,前面的姑娘们突然发出一阵哄笑,Steve直起身大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在姑娘们的笑闹中又弯下了腰。Bucky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但又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等了太久产生的幻觉。就好像他在左拉的实验室里听到的那一声声Bucky,遥远,却又真实的可怕。

“所以,我们也都为他感到高兴,”Zoe并没有觉察到Bucky的迟疑,继续说了下去,“他终于可以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到战场上去直面敌人,做些真正能结束这场战争的事情,而不是和我们这些姑娘窝在后方……”

站在他们面前的姑娘往前移动了两步,Bucky也跟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地往前蹭了两步。他有点儿想直接插到队伍最前面,然后站在Steve的身边。那是种纯粹的生理性冲动,是肌肉最本能的反应,就好像人摔倒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平衡身体或者用手撑住地面一样。他转过头看了看Zoe,姑娘正微微皱起眉头,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

“不过,也真是有点儿舍不得。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听不到他……”Zoe有些促狭地笑了起来,眼睛盯着Bucky迅速地眨动着,“听不到他整天念叨Bucky这个,Bucky那个,总觉得生活中缺了点儿什么。”

Bucky在姑娘的目光中转开了头。他努力绷住脸上的表情,不让心里翻涌的甜蜜从眼睛和嘴角涌出来。但Zoe显然不肯放过Bucky。她把下巴压在海报筒的顶端,直盯着Bucky的眼睛:“知道我们要来107之前他慌了很久,不停的和我们说要是你看到他现在这样会生气地暴打他一顿。”

Bucky扯了扯嘴角。他眯起眼睛,幻想了一下自己坐在台下,看到Steve在台上和姑娘们跳舞。

我大概真的会冲上去揍他。Bucky心想,事实上,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他就有冲回布鲁克林和Steve吵架的冲动。

Bucky知道,Steve总会找到上战场的办法,他心里唯一的期盼就是在那个倔强的小个子找到什么漏洞,来到欧洲大陆之前,他们能够结束这场残酷的战争。但他从没想到过,Steve会用这么危险的、稍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的方法。

那张印着Steve照片的报纸传到他手里的时候,新闻已经变成了过时的旧闻,照片被揉得皱巴巴的,还沾着烟灰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污渍。Bucky一眼就认出来照片上的人是谁,尽管那人变得高大、结实,但那副严肃而心事重重的神情还是Bucky熟悉的那样子。

他盯着那张脸看了半天,不顾另一个人的抱怨,把头版撕了下来。

Bucky记得自己当时是高兴的,高兴的恨不得冲出营地买上一大桶啤酒请所有人一起大喝一顿,记得自己把撕下来的头版抚平,小心地夹在本子里。但他也记得自己是难过的,难过得像是有人将那一大桶啤酒直接塞进他的喉咙里,压在他的胃上。

“你希望他待在后方吗是吗?待在…更安全的地方?”Zoe越过海报,眼神里充满了困惑。她头一次看到一个人的眼睛里蕴含了那么多复杂的情感,让她觉得既甜蜜又忧伤。

“我……不知道……”Bucky想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我当然希望他安全,但我也希望他能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如果这一切能让他真正开心起来……”Bucky抬起头,看着队伍那头的Steve,那个人正高举着双手,大声喊着“姑娘们,姑娘们!”像是在告饶,那声音里流露出的,是纯粹的欣喜和快乐,再不复报纸上的心事重重。

“真正想做的事情。”Zoe嘟囔了一句,“你知道吗?我想这可能是我们第一次离战争这么近,”她低下头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虽然我们之前也去过其他的军营,但说到底是在后方,听不到炮火,也看不到厮杀。这是第一次,我们身边的人,每天都能看到能交谈的人,冒着生命危险,从硝烟和炮火中回来。是Steve把战争真正带到了我们的面前,鲜血和……死亡。”Zoe颤抖了一下,好像最后那个词是个可怕的禁忌。

“死亡,以及生命和希望,”Bucky看着Zoe说道,“记得吗?他救了那么多人。”

“是的,还有生命和希望,”Zoe深吸了了一口气,抬起头,迎着Bucky的目光,“而我,也希望能像他一样。”

Bucky眨了眨眼睛,有些吃惊的看着Zoe,Zoe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又缩起了脖子,冲Bucky吐了一下舌头:“我还没有对别人说过,帮我保密好吗?”

Bucky点点头。Zoe的神情让他想起小时候偷偷溜进他房间和他分享秘密的妹妹。

“我,刚刚去找Carter女士谈过,告诉她我不想只是跳跳舞,我想去做更有用的事,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像Steve那样。Carter女士说她会帮助我的。”Zoe将怀里的海报抱得更紧了一些,她的声音褪去了之前的迷茫和惶恐,变得更加坚定。

这就是Steve最让人惊叹的地方,他让你信任,让你受鼓舞,让你看到未来和希望。这一切曾被一具瘦小的身躯遮盖,而如今,遮蔽这些美好品质的阴霾消散了,让那个曾经只有Bucky才能看到的Steve彻底显露在人们的眼前。

“你应该告诉Steve,他会高兴的。”Bucky冲Steve扬了扬下巴。他们面前的队伍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大幅度缩短,只剩前面寥寥的几个人。Steve抬起头,越过姑娘们的肩膀,冲着Bucky笑了笑,低下头继续签名去了。

但Zoe摇了摇头,把食指压在嘴唇上:“我想,还是把这个作为我们之间的秘密吧。”

“就连我也不能说的秘密?Buck,你在对这位女士说我的坏话吗?”Steve看着走到他面前的两人,冲着Bucky抬起眉毛。

Bucky绕过堆叠在一起的箱子,走到Steve身边,冲着他的肩膀锤了一拳:“你明知道我在女士面前只会说你的好话。不过……”他拖长了声音,弯下腰,将下巴压在Steve肩上,看着Steve认真地在海报上写上Zoe的名字,“你现在应该不需要我帮你说什么好话了,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围着你转呢。偷偷告诉我,Stevie,你有没有看中哪个姑娘啊?”

Steve正写完了给Zoe的祝福,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他从签了一半的海报里抬起头,先是冲着Zoe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盯着Bucky。

因为弯着腰,Bucky正好可以看到Steve的眼睛里。不知是不是血清的功劳,Bucky觉得Steve的眼睛比小时候更蓝也更加深邃,倒映在他眼中的世界被笼上了一层柔和温暖的光,让这个阴沉沉的天气重新明亮了起来。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的,”Steve眨了眨眼睛,“你明知道我心里想着的不是她们。”

他说着,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Bucky垂在他身边的手。

Bucky吃了一惊。他有些慌张地抬起头看了Zoe一眼,用力挣扎了一下。但Steve的力气那么大,他依旧牢牢地抓着Bucky的手,整个人像是从骨头里注上了生铁,纹丝不动,只有签名的手随着Bucky的挣扎晃动了一下,导致最后一个s有些颤抖,尾巴翘得几乎要飞起来。

“啊,糟糕,”Steve看着线条有些歪歪扭扭的s,冲Zoe抱歉地笑笑,“我重新给你签一张吧。”

“没关系,这就足够好了。”Zoe摆了摆手,上前拥抱了一下Steve,“谢谢你,Steve,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

就连被Zoe拥抱的时候,Steve也没有放开Bucky的手。他就这么握着,用力地、完全不容Bucky挣脱地握着。

Zoe捧着海报,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帐篷前只剩下一片空荡和被鞋子踩得乱糟糟的地面。

“你不该这样。”Bucky叹了口气,拉过一只箱子,坐在Steve身边。他抓过Steve的另一只手,攥在手心里。因为一直在签名,Steve的手有些冰冷,Bucky不由得收紧了手掌。Steve耸了耸肩:“也许吧,但是我想这样。如果你觉得,在经历了这一切以后,我还会浪费时间,那你一定是在军营待得太久把自己都待傻了,Barnes先生。”


后来自己又说了什么,Bucky想不起来了,这段记忆随着那声Barnes先生被阻断,像是看电视看到一半的时候,有人硬生生地拔掉了电源。

他举起手,想要把海报取下来,更仔细地看看,更仔细地看看海报上是否写着“Zoe”和那句祝福,看看那个s是否和他记忆中的一样。

“啊,稍等,我来吧。”老人急忙挽起袖子,伸长了手臂,他的手牢牢抓住相框的底部,灵巧地一抬,挂在钩子上的绳子就松脱开了。

为了方便动作,灰色格子的衬衫袖子被撸到胳膊肘以上。老人略显苍老的前臂上露出了一段已经有些模糊的文身,黑色的图样牢牢地攀附在胳膊上,倒成了老人身上唯一能和岁月抗衡的东西。

Bucky眯起眼睛辨认了一下,发现那是一串数字,六位数字下面坠着一个小小的三角。

老人侧过头,饶有兴趣的看了Bucky一眼:“你知道这是什么?”

“哦,当然,这是集中营里的编号,”Bucky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猛然醒过神来,“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

“没什么,”老人摇了摇头,脸上丝毫没有被冒犯的神情,反而哈哈笑了起来,“我倒是很高兴还有年轻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好多小孩儿都觉得这只是八十年代狂野过的标志。”

Bucky在心里念了一遍那几个数字。他总觉得,在许多年前,这串数字也曾像现在这样从自己嘴里吐露出来过,就连音调,节奏也和现在一样。


那时,他们刚刚解放了一座集中营,衣衫褴褛的人们为了忽然降临的安全和自由而放声痛哭,突击队的成员四散开来,尽力去安抚一时间不知所措的人们,指引他们跟着大部队往安全的地方走。

起初,Bucky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哭声。那声音听上去更像是角落里藏了一窝还没睁眼的小老鼠,时有时无。

“你在看什么?”Steve把盾挂回背上,朝着Bucky走来。Bucky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儿,听了一会儿,然后大步走到靠近墙角的一张床的旁边,弯下了腰。

婴儿白色的襁褓在阴暗的床底显得灰蒙蒙的。孩子大概是听到了响动,睁开眼睛,冲着Bucky咯咯笑了起来。Bucky急忙把他从床底下抱出来,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小孩呀地叫了一声,迅速闭上了眼睛。Steve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还算干净的纱布,擦了擦婴儿脸上的灰。小孩儿咿咿呀呀地哼唧了几声,伸出了手在半空中胡乱挥舞了一阵。刚从嘴里拔出来的手指还带着黏糊糊的口水,啪的一声戳在Bucky的脸上,留下一个印记。

Steve笑了起来,顺手在Bucky的脸上擦了一把。“他很喜欢你啊。”他说着,开始擦拭着小孩儿同样沾着灰尘的胳膊。

六个数字在纱布的擦拭下显露了出来,数字的下方还烙印着一个小小的三角形,是关在这座集中营里的人们所共有的标识。

Bucky正手忙脚乱地把小婴儿沾上血渍和硝烟的手指从嘴里拔出来。他看到那行数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这些天积压在肺部的硝烟全部挤出来似的。

“他多大?”Steve伸出手,想要碰一下小婴儿的脸蛋。小孩儿挥着小手,抓住Steve伸过来的指头就要往嘴里送。Steve急忙把手指抽回来。小孩儿看着忽然间空荡荡的手,瘪了瘪嘴,小声哭了起来。

“我想他大概是饿了。”Bucky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想找个能帮忙的人,“我猜他大概三个月?他看着那么小。”

“是啊,他看上去太……柔软了。”Steve的眼睛里带着奇妙的敬畏,嘴角带出浅浅的微笑,他又把手指伸出去,让小孩儿抓在手里玩儿,只是小心着不让孩子把手指再塞进嘴里。

“有人知道这孩子的父母在哪儿吗?”Bucky把孩子放到Steve怀里,稍稍提高了些声音,但从他身边经过的人只是摇摇头,就继续往前走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孩小声开了口:“我……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两天前他们被带走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就把他藏起来了……我不知道你们,你们是来帮助我们的。”

Bucky叹了口气,和Steve对视了一眼。又一个孤儿。这样的孤儿他们见过太多,多到如果他们每次的收养玩笑都成真,他和Steve恐怕要买下一整栋大楼才行。

Bucky曾担心过太多的离别和死亡会让他对苦难变得麻木。他还记得自己刚进入队伍的时候,有个老兵就对他说过“别太去在乎”。

“别在乎什么?”Bucky问,那时候他充满了天真和意气风发,自以为做好了面对一切残酷的准备。

“别太在乎别人,”老兵从口袋里掏出了点儿什么,放进嘴里咀嚼着,“要想在战场上活下去,最重要的是要记住一点,你救不了所有人,也帮不了所有人。到头来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数字。所以,别太在乎,不然你总有一天会被心里的东西压死。”

老兵说着指了指周围的人。一个士兵正把手搭在老兵的肩上,大声嚷嚷着:“嘿!老家伙,这就是新来的?”

Bucky明白老兵的意思,虽然嘴上大声地打着招呼,但这个人的眼睛里看不到真正的热情,只剩下空洞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他。

Bucky用力眨眨眼睛,将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从眼前驱走。Steve闪亮的双眸穿过记忆的迷雾,重新落在他的眼睛里。

“可怜的小家伙。”Steve将婴儿抱得更紧,嘴里低声哼唱了两句。尽管周围充斥着哭声、呼喊还有坦克压过地面的闷响,但Bucky还是听出来这两句模糊的哼唱正是他们小时候常听的儿歌。

但是有你在我身边,就一定不会。Bucky伸出手,搭在Steve紧紧抱着婴儿的胳膊上,手指触碰着结实而紧绷的肌肉。 Steve低下头,睁大眼睛看着小婴儿,眼睛里露出宽慰和欣喜。他的嘴角抿了起来,眉头也皱紧了,但还是微笑着,低声地哄着小孩。

Steve从来不知道放弃,这是个可怕的品质。的确,就算是四倍的血清也会有力有不逮的时候,但那些他没法拯救没法帮助的人,只会让Steve跑得更快,冲在更前面。对别人来说无力的悔恨从不曾压垮他,那些反而是他的动力,让他背负着更多的东西,继续向前。

他像一盏灯,永远都亮在前方,即使是最黑暗的夜里,也可以捕捉到的光亮。Bucky用力抓紧Steve的胳膊。当你所能想象的最美好的品质化作最真实的人站在你身边的时候,当你的手指可以触摸,眼睛可以看到,鼻子可以闻到的时候,一切迷茫都会自然而然地烟消云散。

“我也不会被压垮,”Bucky低声嘟囔着,“我说过要看着你,你不会放弃,我当然也不会。”

“什么?”Steve抬起头,看了Bucky一眼。

“哦,没什么。”Bucky摇了摇头,咧开嘴笑了一下,“我是说……看你这么不舍的放手,要不要领养他啊?”

“Buck,为什么每次我们都要重复同样的对话?”Steve叹了口气。他抬头张望了一下,看到不远处有个护士模样的姑娘,快步朝她走过去。

“说不定哪一次你就同意了。”Bucky双手插在口袋里,跟在Steve身边,“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可以叫他Abraham。”

“Abraham?说真的,Bucky,圣经?”Steve忍不住挑了一下眉毛。

“当然是林肯总统。”Bucky笑了起来,“怎么样?Steve,考虑考虑?”

“你总是这样,”Steve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Bucky,小孩在他的话音里发出咯咯的笑声,冲淡了Steve语气中的严肃和认真,“有时候我会想,你是不是真的在开玩笑。还是你希望真的能够……”

“天哪,Steve,我当然是开玩笑,咱俩现在的情况怎么可能领养小孩子。”Bucky急忙打断了Steve的话。Steve认真的眼神让他心里有一丝动摇,而Steve抱着孩子的画面更触动了Bucky内心深处柔软的角落。他用力摇了摇头,赶紧岔开了这个危险的话题:“这个问题我们还是等到战争结束后再讨论吧,不过,我想战争结束后恐怕不会有这么多小孩子让你来爱心泛滥了。”

“如果将来我们需要排上两年的队才能领养一个孩子,那真是再好不过了。”Steve看着小婴儿笑了起来,“但……Buck,你确定吗?我是说,你知道,一起抚养一个孩子比我们现在这样要更……”他眨了眨眼睛,声音忽然低了下去。

Bucky看了Steve一眼,Steve正垂着眼睛,专心的逗小婴儿伸手去抓他的手指。

“更加什么?严肃?认真?难道我们现在不是认真的?”Bucky用力在Steve肩膀上打了一拳,“要我说,除了家里多了一个人,和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区别。”他说着,趁人不注意,在Steve的脸颊上快速亲了一下,“你这个傻瓜怎么忽然胡思乱想起来,我们当然会更认真,但只是因为多了一个人,需要我们花更多的精力,又不代表我们现在还不够认真,有个孩子只会让我们更好,好得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嫉妒。”

Steve也笑了起来,低下头,在小婴儿的脸蛋上亲了亲。“你说的对,是我过于胡思乱想了。”他说着快走了两步,将孩子交到那个护士的手里,“护士小姐,我想这个孩子恐怕已经失去他的父母了。”

姑娘小心地接过孩子,掀开襁褓看了看,嘴里低声惊呼了一声。“哦,你这可怜的小家伙。”她说着抬起头看着Steve和Bucky,露出微笑,“别担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给他找个好人家收养。”

她的眼睛里,也是有光的,像Steve一样。Bucky终于也笑了起来。“稍等,”他说着,拉过小孩儿的胳膊,记下了那串数字,“说不定将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希望到时候你已经长成了可以满街乱跑的男孩。”

“他会的,Bucky,说不定他还会记得你抱过他。”Steve拍了拍Bucky的肩膀,示意他们该去和小队集合了。

他们俩还没走出几步,Steve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冲着护士小姐大喊:“Abraham!他的名字叫Abraham!”


“Abraham……”Bucky低声念了一句。

老人转过头:“什么?”

“哦,我只是……”我只是想起了你的名字,还有你小时候的事情,Bucky看着老人好奇的眼神,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都显得格外怪异。

“啊!对,我的店名!”老人倒是恍然大悟一样,“有时候我自己都忘了我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门口的大招牌上呢。”他说着,把取下来的海报放在Bucky的手里,弯下腰,和Bucky一起看着玻璃板下的Steve。

“小的时候,我母亲总告诉我,是队长把我救出来。但我想她应该只是想让一个伤心的小男孩儿开心起来。不过我后来参军的时候倒真的拿这个吹牛来着。”Abraham转过头,朝着店里扫了一眼。

“啊,说起来,我还有其他和美国队长有关的东西。”Abraham猛地拍了一下额头,“我记得是放在……”他说着朝着一个陈旧的老柜子走去。

Bucky趁机打量着这家古董店。高低错落的柜子上零星的摆放着一些古董,带着斑驳的痕迹的半胸像从高处俯视着店里的顾客,点缀着整个空间。Steve的海报放在了一张铺着蕾丝的桌子上,桌面上除了海报,还放着一只插着钢笔的笔筒,一台老式的台灯,墨水瓶,和一方照片。

就算是对于Abraham来说,这个陈设也太古老了,怎么看都更像是一个多世纪之前的书房。Bucky这样想着,随手把相框转了个个。

照片里,一个漂亮的女人正透过玻璃冲着他微笑,眼睛里满是明亮。照片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白色的部分早已开始泛黄,相框显然经常被人拿在手里抚摸,已经泛起了别样的光泽。靠近相框底部的地方,有一行小字,Bucky弯下腰仔细看了看,总算辨认了出来——Abigail。

是的,Abigail,Bucky脑子里的景象更加清晰了起来,那个从他们手里接过婴儿的女孩从照片里跳了出来,活生生地站在Bucky的眼前,就连别在胸口的名牌也清晰可见。

“啊,那是我母亲。”Abraham抱着一只箱子走过来,箱子的盖子上搭着一块花哨的布,尽管布的颜色依旧鲜亮,却带出一股浓重的尘土气。

你的确给他找了个好人家收养。Bucky默默的想。

Abraham没在意Bucky的沉默。他刷拉一声打开箱子,带起一阵飞扬的灰尘。Bucky抬起手扇了扇,驱散眼前的烟雾,看到箱子里散乱的堆着杂物,伸手翻了翻。

箱子里都是些不起眼的杂物,空的火柴盒,用途不明的金属片,勋章,钢笔,已经不走了的怀表,皮夹子,一串狗牌,最底层还有一只小巧的手雷。

Bucky先拿起皮夹子看了一眼,皮夹子里面空荡荡的,里面连张照片都没有,边缘磨损的很严重,压在褐色皮面上的牌子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

这种皮夹当年很常见,几乎都是些深褐色或者黑色的廉价皮革。小伙子们把家人或者心上人的照片夹在里面,放在上衣的口袋里。

Bucky不记得自己的皮夹里放过什么,也不记得Steve的皮夹里放了什么。但他记得Steve过生日的时候他送过一只皮夹做生日礼物,也是这样的褐色,夹照片的夹层里放了一张纸条,写着生日快乐。

但他翻了半天,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当年自己送的那个,这段记忆就像是皮夹的边缘一样,毛糙而模糊。Bucky摇了摇头,丢下皮夹,又去看那串狗牌。

狗牌上的数字Bucky并不熟悉,他见过自己和Steve的狗牌,就在Steve的家里,被小心地收在一个小盒子里。盒子底衬着丝绒,仔细擦拭过的狗牌在黑色的丝绒布上闪着银光。

也许是突击队其他人的?Bucky又举起来看了看,但最终还是因为什么都想不起来而放弃了。

这是正常现象,他自我安慰到,就算是Steve也未必记得DumDum他们的狗牌长什么样,有些记忆总是会随着时间自然消退,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情况没有好转甚至变得更糟。

他又伸出手,把那个小手雷拿了起来。

手雷倒是看着很眼熟,Bucky把它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指腹擦过手雷表面凹凸的纹路。

这枚手雷比他平时见过的要小很多,黑色的表面上隐隐有金色的光,安全栓也很小,只够Bucky的小拇指穿过。它看上去不像个正经的手雷,更像是如今年轻人别在腰间的装饰品。

“啊,那只是个装饰品,别担心。”Abraham冲他点点头,“不过,并没有任何记载证明二战时期人们已经开始做手雷样子的装饰品,所以这应该是个假货。”

经过岁月的侵蚀,手雷的许多地方都生出了斑斑锈迹。Bucky轻轻拉了一下,安全栓纹丝不动。

“那个应该拉不开,这东西的仿真度没有那么高。”Abraham在Bucky的身边坐下,“你是不是住在附近?我总觉得我以前见过你。”

“我……才搬来没多久。”Bucky笑了笑,又拉了一下安全栓,“但我记得……这个是可以……”他低声嘟囔着,然后手指猛地一用力。

手雷发出砰的一声响,Abraham吓了一跳,身体往后晃了一下,几乎要从椅子上跌下去。Bucky急忙伸手扶住他的背,把他推了回来。

随着那声巨响,安全栓被拉了下来,在Bucky的指尖摇晃着。手雷从中间一分为二,上半部分啪的一声打开,像个摇摇欲坠的盖子一样挂在Bucky的手边。

“哦,天哪!你怎么知道这个能打开?”Abraham惊呼了一声,直盯着手雷的中心。

Bucky也有些愣怔,半张着嘴,看着手里打开的手雷。

当然,它现在看上去完全不像个手雷,更像是打开了盖子的法贝热彩蛋,在彩蛋的中间,在铺着红布的垫子上,两枚戒指安静地躺在那里,闪着银色的光。

Bucky的手指有些颤抖,潮水一样的回忆带着火车般巨大的轰鸣一下子涌进他的脑子里。

他当然知道这个可以打开,因为他以前看到Steve打开过。


Steve是在实验室的角落发现这个手雷的。它被随意地放在一个蓝色的箱子旁边,毫不起眼。

“这是新武器?”Steve举起手雷问道。

“不,伪装用的,你拉一下安全栓就会打开。”Howard头也没抬地说道。

Steve照他说的,轻轻一拉安全栓。手雷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像是新造的子弹砸在石板地上,上半部分轻巧的弹开,露出中空的部分。Steve看了看,发现里面放了一些黑色的东西。

Howard走过来,随手抓起几颗丢进嘴里嚼了起来,边嚼边问:“你们俩要来点儿吗?很不错的巧克力豆。”

“你在……手雷里藏巧克力豆?”Bucky伸手摸出两颗,塞了一颗在Steve嘴里。

“准确的说,我专门做了一个藏巧克力豆,”Howard干脆伸手一抓,把剩下的全塞进嘴巴里,口齿不清的说道,“上校禁止我在实验室里放零食,唠唠叨叨的。”

Steve没理会他,只是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的小手雷。他不停的打开再合上,用手比量着手雷的尺寸,像个拿到新奇玩具的孩子。

“你要是喜欢,这个送你好了。”Howard挥了挥手。

“哦!那真是太好了!”Steve笑了起来,皱起的眉头也舒展了。他偷偷看了Bucky一眼,目光扫过Bucky正按压着鼻梁的手指便转开了。

“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呢,Stevie?”走出门外后,Bucky用胳膊肘捅了捅Steve。

“你都说了是鬼主意,那我当然不能告诉了你了,Barnes先生。”Steve一本正经的抬起头,用力抱住Bucky的肩膀,“走吧,我们去领两件厚外套,在跳进左拉的火车之前,我们可是要在冰天雪地里埋伏好久。”

他说着,把那枚手雷收进口袋的深处,任Bucky再怎么逼问也不肯再说一个字。


现在,这枚手雷再次躺在了Bucky的手心,带着当初怎么问也问不出的答案,铺展在他的眼前。Bucky的手指是颤抖的。他小心翼翼的捏起一枚戒指,将它举到光线下。

银色的戒指上没有什么装饰,只是在内圈上刻着一行字,那行字深深的镌刻在戒指上,历经了七十年的时光,依旧清晰可见。

“To future。”

“原来,这就是你的鬼主意吗?”Bucky把戒指握在手心里,冰凉的戒指很快被手心的温度捂热,开始变得滚烫,烫得要将戒指上那行字烙印在Bucky的掌心上。他坐在那里,低下头,看着手心的这枚戒指,想要放肆地哭出来。

他曾以为失去了一切。可今天,只是在这家小小的古董店里,七十年前的时光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曾以为自己错失的、遗忘的过去,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又流了回来,停驻在他的身边。

小店的门口响起了一阵叮当声,Abraham站起身来,准备去招呼新客人。但Bucky没有抬头,因为他不需要抬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熟悉的脚步声,早已渗入皮肤的味道和被夕阳拉长的一直投到自己脚下的影子只可能属于那一个人,那个永远驻留在他生命里的,就连时间的洪流也无法带走的人。

他笑了起来,将那枚戒指套在无名指上,朝着门口的人走去。


评论(14)
热度(294)

© Mostly红茶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