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VER杂食脑洞集散地

All writers write about themselves — that's inevitable. You put in your basic values, your views on politics and popular culture, the way you think about other people. It's really hard to have a main character with whom you don't share these things.

小甜饼的小甜饼的小甜饼

01.Brave new world

Chris对于眼前的境况十分困惑,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只是窝在片场的椅子里打了个盹,结果一觉醒来,自己却坐在硬邦邦的床垫子上,身上裹着深蓝色的薄被,上半身裸着。他小心地动了一下双腿,感受到光裸的肌肤直接磨蹭着棉质的被单。很好,他连内裤也没有穿。

他开始努力回想自己是否喝了太多的酒,以至于宿醉严重。

周围的环境并没有起到太大的帮助,他看着自己不熟悉的天花板,不熟悉的房间,不熟悉的摆设,完全推断不出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好吧,床边的星盾倒是很熟悉,难道自己在片场就喝醉了,最后把道具拐回了家?

就在Chris抱着头认真思考的时候,他听到身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暧昧不清的呢喃。哦,上帝,我的经纪人会杀了我的,导演他们大概也会,在拍摄美国队长期间搞出一夜情可不是什么有利于电影宣传的正面新闻。

Chris转过头,心里面闪过无数荒唐的念头,然后鼓足勇气看了看身边……

直到尖叫声结束后,Chris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还能发出这么富有女性气息的声音。他瞪圆了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同样裸着上身(而且目测下半身应该也没什么东西)的Sebastian。

Sebastian受到惊吓的程度显然不亚于Chris,刚刚一脸迷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悚万分,他半张着嘴,发出一种好像一只鸭子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声音,眼睛瞪得快要从眼眶里面掉出来。

然后只听扑通一声,Sebastian裹着被子从床上滚了下去,留下正面全裸的Chris一个人在床上,下意识地用手遮着自己的重点部位。

床下传来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打断了Chris的胡思乱想,他抓过枕头挡在腰间,连滚带爬的冲到床的另一边。

摔倒地上的Sebastian正捂着左臂,发出惨烈的哀号。他的嘴唇颤抖着,眼睛里的泪水不受控制大颗大颗往下砸,左手的铁臂发出吱吱的声音,并且奇怪的抽搐着。

Chris有些慌了神,他小心地把手放在Sebastian的肩膀上,不知道应该将对方扶起来,还是保持原状等待救援。他伸出另一只手,在床头柜上胡乱地摸索着手机,企图寻求帮助。

但Chris显然忘记了之前抓在手里的枕头,他一伸出手,枕头就掉在了地上,那个令人尴尬部位就这样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Sebastian面前,距离Sebastian的鼻尖只有不到八英寸的距离。

Sebastian迅速别开头,本来疼得煞白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他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声咕哝了句什么。

Chris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他迅速抓起枕头,眼睛飘忽不定的看向其他方向。一时间,屋子里除了Sebastian偶尔因为痛疼而倒吸冷气的声音,只剩下尴尬的沉默。

这时,他们头顶响起了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份安静:“Cap,我建议你不要移动Barnes先生,我现在就去通知Sir来处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Chris跳了起来,他和坐在地上的Sebastian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Chris抬起头,企图在天花板上寻找刚刚发出声音的喇叭之类的东西,Sebastian则低下头,盯着自己毫无遮掩的下半身沉默了良久,接着他咬着牙小声说道:“Chris,不管怎样,麻烦你先帮我把衣服穿上好吗?”

Chris手忙脚乱的帮Sebastian套上T恤和裤子,自己也胡乱抓了两件衣服穿上。他一屁股坐到Sebastian身边,小心的查看着他的左臂。“Sebastian……”他有些迟疑地说,“我觉得这好像是真的金属手臂。但我记得你的左臂上应该是硅胶之类道具模型吗?”

“我现在左臂除了疼什么都感觉不到。”Sebastian嘶嘶的说着,他伸出右手,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试探性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臂。手指上的金属触感令他猝不及防,让他像是摸了烫红的烙铁一样,一下子缩回了右手。

 

Tony进门的时候,正看到两人谨慎的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的戳了戳了Bucky的铁臂。动作轻柔的像是在抚摸肥皂泡。“你们两个上世纪的棒棒冰究竟玩儿了什么狂野的游戏,导致机械臂受损啊?”他用暧昧的眼神打量着地板上的两人,“难道是我上次建议你们尝试的机械臂新玩儿法吗?Barnes,你真的不考虑让我给你的机械臂加个震动功能?”

Tony说完,抱着胳膊靠在了门框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屋子里面,但他惊讶的发现,Cap并没有如往常那样慢慢的脸红起来,而Bucky也没有低声咆哮着威胁他再多说一个字就把他的【哔——】扯下塞进他的【哔——】里,再从他的【哔——】里面拽出来。

眼前的两人只是惊恐地看着Tony,满眼的慌乱与无助。接着,其中一个人试探性的问道:“Downey?”

Tony低下头想了想,打了个响指,高声喊道:“Jarvis,叫Bruce过来一趟,现在,立刻,马上。顺便把我的咖啡带下来。”

 

Bruce对两人解释他们的境况的时候,Sebastian正坐在一架钢制的躺椅上接受“手术”。这钢椅让Sebastian想起自己被洗脑的那场戏,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他舔舔下唇,小心地开口问道:“所以,我和Chris现在在真正的复仇者联盟里?”

“是的,小甜饼,你们俩和真正美国队长还有冬兵交换了身体,现在货真价实的复仇者联盟里面,不是什么在绿色巨幕前搞出来的假货。”Tony砸了砸嘴,“真不敢相信你们那里居然有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我以为Tony Stark应该是所有宇宙里独一无二的。”他看着Sebastian因为“小甜饼”这个称呼而涨红了脸,不由得大笑出声,“哦,Jarvis,你把刚刚那一幕录下来了吗?太精彩了,等Barnes回来我要放给他看!脸红的冬兵!”

Sebastian试图转移话题,对于自己现在变成了冬兵这件事儿,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拜托,他只是在片场打了个盹而已,五分钟的时间,他就和Chris光溜溜的滚上了床!“所以……美国队长和冬兵……他们……”他想起来自己醒过来时的那一幕,尴尬的撇了Chris一眼,然后迅速移开了自己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

“Bingo! 他们是一对儿,说真的,你没注意到自己手上戴着婚戒吗?”Tony抬抬下巴,示意Sebastian低头看自己的右手。

两人都下意识的先看了一眼对方的手,然后又抬起手看看自己的。果然,两枚款式相同的戒指在无名指上闪烁着温暖的光芒,向全世界尖叫着我们是幸福的一对儿。

“哦……”Sebastian抬起右手捂上自己的脸,发出一声虚弱的呻吟,“我怎么又演了个Gay。”

 

在经过的五个小时漫长的修理之后,机械臂终于恢复了正常。Sebastian小心翼翼地将拳头握紧又张开,谨慎地转动着自己的肩膀。而Chris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动作,紧张得好像下一秒机械臂就会掉下来一样。

“现在,我们来说说接下来的计划。”Tony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把你们送回去并不难,这种情况之前也在别人身上发生或,我们已经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但是有些条件不是我们能够人为掌控的,所以需要你们耐心等待。大厦的底层有训练场,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适应你们的新身体,也许你们会在这里呆上很久。我们不会派你们出任务,但是,有任何突发情况,你们也需要自我保护。所以,请务必认真训练。我不希望在我们忙于应付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的时候听到Cap和冬兵被敌方从楼上扔下来的消息。”

Bruce看着眼前瞬间紧张起来的两个人,笑着摇了摇头:“别听他危言耸听,Tony只是担心Cap回来后,发现机械臂坏掉会揍他一顿罢了。”

“你又不跟我统一战线。Bruce Banner为什么我还没有跟你分手。”

“因为你知道我说的是实话。”Bruce从Tony手里接过咖啡,喝了一大口,“别吓唬他们Tony,任何人突然掉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都很难适应,你继续加重他们的紧张和慌乱不是什么好事。”他说着,转向Chris和Sebastian,“你们不用那么紧张,复仇者大厦很安全,而那些超级大反派也不是每周都跑来纽约开party。有任何麻烦都欢迎你们随时来找我和Tony。猎鹰或者Coulson探员也很可靠,如果找不到我们俩,你们也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

说完,他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带着他们走出了这间充满了奇怪机械的房间:“来吧,我带你们熟悉一下这里。”

 

参观从复仇者大厦的最顶层,Clint的秘密食物储藏间开始,直到最底层的复仇者训练场。结束参观以后,Bruce将二人留在了训练场里。“有任何需求都可以直接找Jarvis。”他随手朝着天花板比划了一下,走出了训练场。

Chris看着地上一排排的沙袋,饶有兴趣的拎起一个挂在天花板上。然后发泄般地狠狠挥出一拳。沙袋被打得飞起来,然后砰的一声,砸在了Chris的脸上。

“哦,上帝啊!Chris,你还好吗?”Sebastian冲过来,将Chris从地上扶起来。他扶着Chris的脸仔细端详,但似乎看不出来有什么伤痕,“怎么样?头晕吗?要打911吗?”

“我想没事儿。”Chris大声地咳嗽着,揉了揉被狠狠撞了一记的鼻梁,“幸好除了臂力,我身体的其他部分也非常的……‘美国队长’”他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用力在额头上按了两下。还好,并没有特别疼痛的感觉。

Sebastian已经手忙脚乱地从旁边拖出一只急救箱,他急急忙忙的想要打开急救箱,找点儿冰袋之类的东西。

然后只听到咔嚓一声。

Sebastian尴尬地拎着被机械臂扭坏的急救箱盖子,伸出右手,把冰袋丢给Chris,又用右手将Chris从地上拉起来。

“好吧,我想我们应该从最简单的力量控制练习开始……”Chris挠了挠头,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Chris Evens,现在正在冒充美国队长。”

这个拙劣的笑话稍微缓解了之前尴尬的氛围。Sebastian伸出左手,握住了Chris的手。Chris能感觉到Sebastian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力道,他的手指连同手掌都在微微颤抖,像是虚握着一团泡沫,即不想让它们飞散,也不想让它们破碎。

“你可以再用力一点儿。我现在几乎感觉不到你的手。”Chris点点头,示意Sebastian增加力度。慢慢地,轻贴着他的皮肤的金属开始产生压迫感,并且伴随着逐渐增加的压迫感,他的皮肤表层感受到了异样的温度。Chris突然意识到,之前金属上的温暖并非来自外界的影响,而是自内部发散出来,就像人类的肌肤一样。“哇哦,我之前一直在想冬兵的铁臂冬天摸上去的时候会不会把手指冻住。”Chris咂咂嘴,低声赞叹道,“这几乎和真的手臂一样,还有温度,太惊人了!”

“是的,我曾以为就是个机械手臂,但这个手臂的触感相当敏锐,我能够感觉到你手掌的温度,还有皮肤的触感。”Sebastian轻轻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敲了敲Chris的手背。

“差不多了。你平时握手就是这个力度。”

“哦,我多少能体会到力度的掌控了,只要自然,放松,按照我平时的习惯来就好。”Sebastian松开Chris的手,将左手握拳,然后放开,“也许我应该去问问Stark,说不定这只手臂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功能,比如有内置的音乐播放工功能。”

“要挑战一下更高的难度吗?”Chris笑了起来。

“事实上我想先尝试些更加……日常的事情。”Sebastian环顾四周,打量着身边的各种器械,“最起码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不会一紧张就把盘子捏碎。你要不要先试试看?”

“OK。”Chris耸耸肩,拎起一个最重的沙袋,挂在天花板上。

沙袋在Chris的击打下发出沉闷的声响,这声响随着Chris力度的加重变得愈发厚重起来。沙袋从最开始的纹丝不动,慢慢的开始出现轻微的震颤。Sebastian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一个人跑去看复仇者联盟,在大荧幕上看到的Chris击打沙袋的那一幕。他笑了起来,尽管眼前这个人的身形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但这具身体里所蕴含的灵魂依旧让他觉得温暖而亲切,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在某一瞬间和那些闷响的节奏重合了,一下接着一下震颤着他的灵魂。

Chris最后一下重击,沙袋小幅度的晃动了一下,连接天花板的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他抖抖手腕,一屁股坐在地上,眉头紧皱,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悬停在鼻尖,最后滴落在他的嘴唇上。他抬起头,看见Sebastian正一件件抓起一切适合握在手掌里的东西,小心翼翼的合拢手心,感受着自己的力度和手中物体的承受极限。他时不时的会捏坏一两个小东西,脸上立刻浮现出尴尬的表情,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然后露出无奈的笑容。

Chris觉得这很有趣,就好像看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在充满好奇地探索着这个世界,用自己的手去感知身边的一切,去重新塑造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他摸到一只铁饼,抓起来颠了颠,然后抛向Sebastian。“嘿!试试这个!别担心造成什么破坏,如果Stark真的像漫画里面那么有钱的话,他应该不会在意这些小小的损失。”他说着朝身边看了看,看着那些貌似很熟悉但是自己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使用、看上去十分高端昂贵的训练器材。“好吧,我想他应该比漫画里的更加富有。” 

Sebastian笑了起来,他伸出左手,接住金属球,然后放任自己使出最大的力气,用力捏了下去。

只听咔擦一声,铁饼的表面开裂并且凹陷了下去,里面的电线以及复杂的电路板裸露出来,发出吱吱的声音,提醒他们弄坏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健身铁饼。

“Evans先生,Stan生,那是Sir发明的用来清扫训练场的清洁机器人,并不是训练器材。”

“上帝啊!”Sebastian手一抖,把那个已经坏掉的清洁机器人掉到了地方,摔得四分五裂。“我都忘了还有Jarvis了,这感觉太怪异。好像房间里面有个幽灵一样。”

“两位先生,”Jarvis决定无视Sebastian对自己的评价,“我可以根据对两位身体数值的监测,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并且,帮你们寻找一些合适的训练器材。”

“我想这比我们自己毫无目的的摸索要好很多。”Chris转头看看Sebastian,“虽然你说的没错,的确像幽灵一样。说实话,我看电影的时候觉得Jarvis才是整个复仇者里面最酷的。但是真的身处其中反而有点儿毛骨悚然。”他说着夸张地打了个哆嗦,以证明自己的观点。

“我就把这个当作是称赞了。先生。现在,我建议Stan先生先去试试看他左后方的拉力器,我会逐步调升数据。而Evens先生,您右手边的杠铃是很不错的选择,您可以先从中档的哪一个开始尝试,我会叫Dummy来帮助您增加杠铃的重量。”

“我开始担心我回去以后会不适应了。”Sebastian丢给Chris一条毛巾,自己也抓起一条擦了擦手,他刚刚跟一根钢棍较上了劲,不断调整自己的力度,最后终于把棍子掰弯了。

Chris接过毛巾,在脸上胡乱抓了一把,随意的搭在肩上,他打量着Sebastian的机械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嘿,Sebastian,想不想做点儿好玩儿的事儿?”他狡黠的眨眨眼睛。

Sebastian有些迟疑的看着Chris,他对于Chris的恶作剧有所耳闻,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加入其中。接着他甩甩头,将那些迟疑抛之脑后。管他呢,在疯狂的事情也不会比他们眼下的处境更疯狂。

Tony走近训练场的时候,隐约听见里面的两个人在讨论什么事情。

“Chris,我想我的力量是足够的,重点在于你能不能保持平衡。这个姿势难度太大了。”

“Sebastian,相信我,我们刚刚不是成功了吗?颠倒一下角色也绝不是大问题。事实上,我觉得应该比刚刚更顺利才对。”

“两位先生,我个人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哦,上帝啊,不要在训练场好吗?你们明明有自己的房间。还有,Jarvis为什么会在里面掺合一脚?平行宇宙来的少年们都这么豪放吗?Tony用力挤压着自己的太阳穴,妄图把刚刚的对话从自己的脑袋里面挤出去。上回Cap和冬兵在训练场狂野的滚过床单以后,他就应该在墙上四处喷上NO SEX的标示。他想起那些被Cap和冬兵因为“激烈运动”而砸的支离破碎的器械,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虽然自己是世界第一富豪,但是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Tony握着门把犹豫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准备阻止他们这个不理智的举动。反正不是真的Cap和冬兵,面对那个世界来的小杂兵,Tony自认为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然后,他用手捂住眼睛,推开了训练场的大门。


评论(60)
热度(664)

© Mostly红茶less | Powered by LOFTER